进入主站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古田论坛·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发帖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扫一扫登陆

搜索
[景点推荐] 冲天雄峰掩重幕 流水华年锁清秋----辰山漫记
查看: 3766|回复: 57
查看: 3766|回复: 57

[景点推荐] 冲天雄峰掩重幕 流水华年锁清秋----辰山漫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8 02: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声明]本站BBS论坛社区的文章均由网友自行贴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帖文内容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所有言论仅代表发帖者个人观点或看法,不具普遍代表性,亦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认同其叙述,所有帖子仅供内部讨论,不作为任何机构组织的舆情研判依据!在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框架,内本站保护广大会员的发帖积极性和发帖自由,若内容涉及反动、邪教、引发社会动乱的不实消息、未定性的重大案件、指名道姓的人身攻击、造谣、诽谤、谩骂及侮辱等内容,本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帖子内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新闻消息、商业宣传信息、交易、合作、交友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0 编辑 <br /><br />    以前,辰山是不存在的谜,去年辰山是偶然相遇的谜。因为辰山远在天边,心中些许遗憾也就消散在平淡无奇的城镇生活里,生活不可能让你知道太多,很多事,计较了也就不再计较。辰山就让她埋在你的心底吧。

    又是一周的公务繁忙,有些疲惫,有些安慰,只是偶尔抽空孤独片刻。家居是安静的,看看阳台的盆景,有了枯萎的秋意;远山如黛,碧空万里,秋天的云,多半是静态的恬适,夏的电闪雷鸣的激越撩拨的激情,犹如,深涧流泉,注入深潭后,幽幽泛着困意。
    契机是有的,只因为一句“你们的登山不过是穿山”的旁观者的评说;曾经玩转的秋山,隐隐约约里在秋风中,似乎有了某种邀约;旅长在听秋风和着秋色的弹唱,如丝如缕的诉说,从鹰鹫山脉传来。问秋天地外,走辰山去!
                                              有心插花   无意种柳
    人生如梦,世事如烟。生命的速度,是一种不可逆转的线性图谱,虽然不可重复,色彩却也多变,就在于你的体验方式。驴友户外是什么呢?转着圈子丈量世界?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人际关系重组的默契?是,也不是。核心价值似乎是重新体验人与自然的和谐。入门,全为了好玩,入道,有了沉思,入神,必有水乳交融的人与自然的化外神韵。这就是户外,这就是远足。
    那么,义无反顾吧。去年的某一天,古田驴友造访了林邻县屏南的东峰尖,1732海拔的逗留里,蓦然回首处,与辰山行注目礼;旅长的梦绝不遥远,但有时也虚幻如烟。水松林露营的无眠之夜,黄段子与开心的笑容后,旅长再度怅然若失:遥远的辰山,如冷美人,送来嘲笑的期许。于是几度孤独,些许纠结,就有了佳人在水一方的太息。
    去华东第一高峰黄岗山,驱车过桐木关,武夷山野狼俱乐部把徒步行程缩水,三公里后登顶,云雾缭绕,细雨如丝,苍茫大地里,驴友一头雾水;想象中极目远眺,心胸廓然的感觉除了零还是零,何况黄花遍地的时节,还在很远的季节;建宁的金饶山,号称福建第一高峰,二十分钟的高空缆车,才让驴脚落地,一个小时的栈道行走,真是过于逍遥,1848海拔的爬升,在一样的云雾天气里,连微汗都出不来。真是找感觉,全无感觉,有心栽花花不发,去了等于白去,登临就像光临。


    东峰尖猝然与辰山对望,因为遥远,似乎只是埋藏在心底的一样遥远的梦。然而,心有多远,路就有多远。不经意间,寻寻觅觅,那冲天雄峰,深闺难识,帷幕重重里,有了些端倪:美人藏匿处,就在屏瓯交界处!
    揭秘辰山,远征建瓯;无心种柳,春风可待!
                                             一路向北   他乡故乡
    从家乡城区出发,带着环翠屏湖的碧绿喜悦,过梅花地后,山势渐高,已经进入屏南地界了。因为有了山丘,高峰所以成其大,因为有小弟,才可称大哥;或许我们驱车经过屏南城关时,仍有沉醉于历史的古田人的自豪感。驴车里笑谈喧闹,以至夜幕降临也浑然不知。但从宁屏路擦肩而过望双溪二级公路驱车后,心情遽变;高速连接线就在不远的黑暗处:山野俱寂,连绵不绝的八百米以上山峰,在视线中如泼墨的象征主义画卷,向车窗后缓缓流动。

    终于有了些许明灭闪烁的灯影,该到高速口了。旅长端坐于车头,猛然与路标相遇,长方形的绿色路标牌高悬大道上方,上面赫然写着“古政高速”!古是古田吗?政该是政和,可是我们是沿S304过来的   ,S就是省道,古田还没有GXXX啊!京台高速从南平方向穿凤都过城关出闽江至省城,却还是2014年底的期待;那么这两年等待里,古田人憋着还闷着。大哥北上,必经屏南上宁邵高速!还敢称大哥吗?古田。有个敏锐的领导说了两句话:古田历史悠久,但根基漂浮,因为地处闽西北,一会儿归属南平,一会儿划回福州,最后归依宁德。还有一句话,叫知耻而后勇,这话更为沉重,古田曾经是全省十强县,也是宁德地区唯一的财政收支平衡县,但眼下却成了全省23个扶贫攻坚县!无一寸的高速的交通现状,家乡已经是被边缘化到角落的灰姑娘了。
    家乡远去,他乡在车轮滚滚里迎面而来。松溪政和该是一对孪生兄弟,但始终不和,分分合合;相亲相爱时,叫松政,反目成仇时,一个叫松溪,一个在一轮淡黄下玄月笼罩下的窗外那一片天地,叫政和。夜月悬空,光华如泄,有些疲惫有些忧郁的旅长,无法端详大溪大河对岸的娇小玲珑的城镇姿容。稍事停顿里,爱好月夜迷人景致的,简略地用相机对准水中月,月下水,水上城镇轮廓,做一次模糊的巡礼,随后,淡淡的情愁随着小型客车的轨迹逶迤而去。
    古政高速到此尽头,收费站玻璃小笼子小小的窗口伸出年轻的男性收费员的臂膀,看看外地车辆,多了份较真,请出示行车证的招呼里分明透露出职业的严肃。旅长对于上下高速,总是头皮发麻,试试问问建瓯东游镇的走法 ,而小谢师傅见栏杆挑起,却扬长而去,正纳闷当儿,师傅轻描淡写说,俺是建瓯玉山人!有时多说一句话,误入歧途,有时少说半句话,搁着疑惑,憋死。
    他乡总是陌生,总是疏离。一个小时的最后行程,竟然有物若无物,情状散淡的悲凉,正似秋夜的微凉。九点半光景,车至一个颇具气派的酒店戛然而止,东游到了。联络之后,一辆不知品牌的小车疾驰而来。我们见到了身材颀长的年轻人,寒暄确认后,得知我们肚子还空着,便就近张罗起晚餐。介于酒家和大排档之间的饭馆,遽然塞进衣冠不整满脸疲惫的远方来客,二十米见方的店厅,一下子拥挤起来。
    主人名字有点特别,周姓,大名理性,还有一个矮个儿,就叫小叶吧。闽北的菜,有两大特点,除了咸就是辣。细心的主人问吃辣吗?很久以前,旅长在闽北走了一圈,被辣怕了,赶忙说,别辣别辣。可端上来的菜肴仔细分辨,辣椒碎末随时可见:他乡的菜,该是无辣不成菜呢。咸的有点苦的青菜,据说来自比邻的屏南,忍着点吧,做客,岂能挑剔成无礼。熟悉之后,理性干练的性格显示出来,劝我们喝点酒。旅长最怕爬山前与酒纠缠,看看主人诚恳和驴友进食后的活力,点点头,让大家领受热情的美意,谁知一放开,大伙直喊好酒!两瓶酒下肚,总领队真诚豪情勃发,与老游几个在邻桌闹将起来,喧闹声打破已经沉寂的餐馆内外,笑声驱散了他乡异客的疏离。
    东游中学,是露营地。紧闭的铁门为远方来客洞开。爱家乡的人,脸上总写着自豪。理性是本地人,不无自豪地介绍,东游距建瓯城关45公里,附近环绕着四个乡镇,本镇人口4万多,人称建瓯小香港。S204穿镇而过,繁华呢。他还有点神秘兮兮的提示,本镇酒家KTV比比皆是,光小妹就有260人之多。好世界啊,可是这些驴客,恐怕暂无此意趣,听了,逗笑一番,淡然不作答。
    月儿消隐,云黑夜深,看看露营的大伙从宽阔的操场纷纷挤向教学楼的走廊,旅长暗自嘲笑露营的变味。也罢,他乡冷热无主,寄居学府的屋檐下,也许能有宽慰的鼾声?旅长最不习惯在墓穴般的帐篷小空间里憋着,师傅与飞行侠客随后,出校门步入气度不凡的闽根王大酒店,准备豪华美梦去了。问问标房价格,每间才80元!外表霓虹灯里,犹如雍容华贵的贵妇人,登堂入室,装修粗糙,杂物堆积,房间简朴的甚至有点寒碜。热水倒是有足够的温度,电视却老打不开。贵妇其表,村姑其里,只是不知那闽根王店号,是何道理?S204省道来往车辆,不时穿梭于窗外,卧床片刻,已觉难以成眠,试拨0,再把357999数码点击,要了总台,却说客满,房间无可调剂。看来有点凄清的村姑旅店,却是爆满,哈哈,初来乍到,这东游的夜宿,也有辰山一般的谜团呢。
                                               箭指深谷   整装待发
    小叶的老婆,就是随行的向导。线路明晰,向导随车。疏离感在晨曦里,消散在阡陌相连鸡犬相闻的松溪冲积平原上。满眼的金黄稻谷,展示着秋收开镰后的愉悦,收获和收获的看客,人同此心。驴友在古田屏南看惯了的山地,突然与谷地平原相逢,有了全新的视觉冲击。40公里的行路,脱离谷地后,开始在峡谷中缠绕着爬升。村村通是2008年省政府足以慷慨激昂的政绩,也是偏远山乡的福音;而对于驴友,却是计划外的受益者。小谢师傅壮实却也车技娴熟,陡坡急弯,车驾自如。窗外的清晨格外宁静,阳光照射着急切兴奋的众驴有惬意的脸庞,看看时间,辰山村该到了。
    一个东际的路牌,把我们带进砂石路,山势逼仄,路况有些揪心。窗外树枝不时拍打着车身。25公里后到达一个岔路口。壮实的女向导直喊停车!大伙有点纳闷,下车沟通后,才知道,左侧是叶坑自然村,向导是叶坑人,右侧过小溪涧,2公里路程,就是那个日思夜想帷幕重重的辰山底下的辰山村。他乡异客,旅长十分谨慎,先是用普通话仔细询问,但交流有点困难,仔细一听,这里却是屏南口音,便改用屏南话交流,果然流畅无比!哈哈,建瓯地界,屏南口音,旅长一下子放松起来,看来他乡异乡,并不遥远,主人客人,因为乡音,疏离瞬间切换成无比的亲切!
    驴车在一个没有悬念的有点破败的小村子嘎然停泊。只见几堵高高的土墙上,黑黑的瓦,是老旧的标识;三两只啄食的鸡,悠闲转着圈子;狗是瘦小的,机警但友好异常,绝无让人胆颤心惊的狂吠;事先联系的包村干部模样的中年人,忙不迭赶过来。介绍寒暄之后,问问向导和线路情况,陆姓中年人说,路,绝对好走。说着带来一位身体扁平脸盘也一样扁平的老者,介绍说,这就是你们的向导。老者似乎不善言语,旅长有了经验,用屏南话问起线路来。老者沉着淡定,不慌不忙比划着。看来一切顺利,一样姓陆的向导语出惊人:辰山嘛,一个半小时就可到达!驴友17人,全来了精神,检查装备食品水,遥远的奔袭,化作跃跃欲试的急切,辰山,古田驴友来了!
                                                冲击巅峰    旗卷秋风
    旅长正患感冒,连咳带喘,不在状态,看看急不可耐的飞行侠客等,与心思简约的老游在向导引领下,望山垄拖拉机路快速前进,便用对讲机告知,旅长今天断后。清溪流水,似有寒意;修竹夹道,静若处子。辰山一个半小时可以登顶吗?旅长不在考虑,只是出于经验,高山往往无法补充水源,吩咐携带充足的水;然而,一路的急切,和开始行进的激情,已经没有人听旅长的唠叨了。不一会儿全队人马几个拐弯,不见了踪影。
    无奈,旅长迈着长途坐车后有点沉重的腿,尾随追踪。还好,旅长细心处,早已查清,辰山后门山,只是冲顶的热身;寻径逶迤而上后,定点坐标是必经之路的一个隘口,而神秘的辰山,还在后门山隘口背后的远处。拖拉机路尽头,我们与板栗园邂逅。坡度45度的山坡上,萧条的板栗树错落其间,疏密有致;满地的包裹着板栗果的刺球,踩踏上去,软软的,并无受到挤压的声息;偶尔,刺球间,光滑的小板栗果儿,甚是可人。但旅长无暇它顾。青苹果有了兴奋点,躬身搜索在东峰尖下梅溪带来无比喜悦的可人的板栗儿。旅长警告,路还长,快走。这个简单纯朴的原生态朋友,只好悻悻作罢。
    歧路很少,但也有不少犹豫。与厦门欢乐溜溜国庆宝岩顶行走后,前后联络已经常态化,OVER的·呼唤声,回荡在空谷;向导老陆走在前头,有时走走停停,似乎当心这远方的男男女女,走不开,走不好。板栗园尽头,微汗出而呼吸有点急促,大伙儿纷纷驻足稍停,脱下预备御寒的内衣,借以散热。旅长早有准备,单衣轻装,进入状态,凸自快步行进。赶上老陆,却见他不走了,年事已高,满脸沧桑的向导走不动了?走近仔细一看,只见他满嘴粉渣,却是拣了板栗大嚼起来,吃急了,一阵干咳,憋红了老脸。旅长以为他也是老烟枪,他抹了抹嘴说:从没碰过烟啦!
    三拐两拐,旅长与大头早已超出,连老陆也被甩到了后面。二十分钟后,到达山湾深处的天垄,道路有些模糊,路径不再清晰,越过双木搭桥,清流如许,杂草丛生,见一空旷处,无路可走。老陆赶来,早已是涨红了爬满皱纹得老脸,却是淡妆的胭脂色,青春洋溢了。
    此后的行踪,快意而舒适;坡既不陡,路径明晰。松树林是这一段行程的主角,时密时疏,鲜有巨松;平缓处,软茸茸的松针,铺满小路;穿过一个隘口,向下,不远处就是桥亭。横斜倒地的大树,是可以传达信息的地标。再走,就到达老陆说得桥亭,只是微微拱起的石拱桥面,青苔处处,昭示了人迹罕至的事实;亭子呢,已经全无踪影。看看时间,上行用时,正好一个半小时。先行到达的三五人,已有倦意,时间已经到了中午11点半,肚子有些饥饿的动静,噼里啪啦,横坐竖躺,掏出五花八门的食品,进行必要补充。文清人小,带的东西可不老少:果冻、炸酥等等,全是小学门口小摊的食品。旅长不禁哑然失笑。可她却顶真起来,撇撇嘴说,这可补充能量啦!看看大头斜躺的方向,分明有一条小路,旅长估计就是外地驴友攻略中描述的通往半程可以露营的废弃的小庙的去处吧。
    走的快,见向导纯粹的山村老农模样,也就不问身世。文清用普通话与老人交谈,我当心他听不懂,就说,用屏南话说事吧。不想,他老却用山村老农绝对无法显示的接近标准的普通话说,我可是一个师范生呢!旅长大为惊奇,一问,果然,他是建瓯师范60级的学生,只是国家困难,家中无法接济,读了一年,辍学了。他不无遗憾地说,要是毕业了,今个儿也会拿好几千工资呢。此后,屏南话普通话交叉使用,惊诧之后,对倒剪双手,踱着方步,不紧不慢的向导肃然起敬起来。
    此后的山地行走,是一次纯粹的登峰竞技演练。胡哥的俏皮图解里,早已透露出谐趣中的顶级考验。山势陡峭,时而蛇行曲折,时而俯卧爬行;虽无悬崖峭壁的惊心动魄,至险出处,回望陡坡,却也心虚脚软;连续的爬升,几至有脑部供血不足后平衡感缺失的摇晃;老赵的耐力超强,但也有点强弩之末的沮丧;旅长心跳绝对超过90,大腿有了肿胀的感觉。但此人是个拼命的角色,仍然不肯稍停,一路狂爬,与大头一起,对1822.2的高度连续冲击,做顽强的对抗。秋日的午后阳光,全方位注视这种人与自然的角抵,树林的画眉鸟的欢快鸣叫,被粗重的喘息声掩盖的似细细的虫儿的低吟。
    好不容易有个休息坡,斜行向上,原来山与人并不永远对立,总在你耗尽全力之后,给你空间,给你时间,鼓励你继续确证潜能。登山并不需要坐下歇息,也不能坐下,时间稍长,你会状态全无,更加疲惫;慢走停留是冲顶的最好缓冲的积蓄能量。这是登山之术,有了此术,冲顶也许就是可以预见的数。登山术与数,就是这么微妙而神奇。
    飞行侠客在胡哥的抓拍中,伸出五指,胡哥旁白是:这里距山顶还有五百米。这可不是随意的胡编。但这五百米,却是极限运动在山地的必答题。石阶高差超出常规跨度,行走极为吃力,每一步,都要消耗大量体能,何况行走2个多小时后,体能极速下降。这时,潜能依赖意志,意志保证状态。巅峰在即,绝不退缩!粗重的喘气里,对话已经困难,艰难处,腿有些发软。然而,接近目标的渴望,足以刺激神经系统,咬咬牙,拼了!
    陈毅老总在孟良崮战役后,有诗:刺刀拼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恐怕改为:咬牙拼命奔山顶,汗雨如注洒天梯。可以作为真实写照。
    11点49分,旅长与大头率先登顶,老赵、文清、向导紧随其后。俯视来路,赶路的后续队友在30分钟后再山顶汇聚。欢呼声震秋空,云天为之动容;我们虽不专业,但极限运动后拥抱了巅峰;我们虽不强悍,但显示出的是强大的潜能。神行酋长登顶后,居然在1822米的山脊上,原地旋转数圈,张开双臂,给宽阔无比的360度立体空间一个震撼心扉的呐喊,这呐喊声,回荡在群山峻岭中,上帝赋予巅峰的雄奇,也赋予人类的刚毅;秋阳遍洒秋空,也照亮勇敢者的心灵!
    冲天雄峰掩重幕,流水华年锁清秋。在只能走一趟的人生,你我在心的深处,铭刻了瞬间的永恒。
                                                              


评分

参与人数 3魅力 +36 财富 +60 收起 理由
一棵小草 + 3 + 5
窦凌 + 3 + 5 赞一个!
龙藤紫罗1 + 30 + 50 问秋天地外,走辰山去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2-11-8 07: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0 编辑 <br /><br />以前都不会,这次居然脚也涨肿,痛了好几天才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07:3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0 编辑 <br /><br />先占板凳,再赏美文。旅长漏液成文,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08: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0 编辑 <br /><br />     读驴长驴文,恰似在初冬的早晨迎来了一缕晨曦,明快舒心.近3000字的旅行漫记如行云流水,文采飞扬,似山涧的清流随意流淌,却自然生动.似蓝天的白云随性舒卷,却动感十足,让人回味无穷,抑或是心境的改变,风格变奏前的序曲吧,我们期待着冬季的驴途,照样不乏春的温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08: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0 编辑 <br /><br />先占板凳,再赏美文。旅长漏液成文,辛苦了。[/quote]
旅长漏液成文,辛苦了。
——太经典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08: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0 编辑 <br /><br />太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09: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0 编辑 <br /><br />欣赏了!学习了!羡慕了!有点嫉妒驴长的才华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10: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1 编辑 <br /><br />暴走旅长在登辰山后,漏液成诗:咬牙拼命奔山顶,汗雨如注洒天梯。辰山怪石林立,景色奇特,流传着许多美丽动人的故事和传说。太美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11: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1 编辑 <br /><br />先占个位子,事情先解决一下,再来品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12: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1 编辑 <br /><br />先占个位子,事情先解决一下,再来品美文[/quote]
别占着茅坑不管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12 19: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tganet 于 2015-8-21 17:31 编辑 <br /><br />等了几天,终于可以上古论欣赏美文了。看完描写辰山的美文和照片,心生羡慕。旅长带着驴们追梦辰山,不仅把沿途的风情动态展示在我们眼前,还在行走辰山的前后深深思考,相信我们古田的驴队在协会的带领下,能走出一条属于驴队的七彩之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2 20: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zhaoxifang 发表于 2012-11-8 07:04
以前都不会,这次居然脚也涨肿,痛了好几天才好。

此次是古田驴真正意义上的登山,是一次检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发帖

本版积分规则

公安网安监控

QQ|Archiver|触屏手机版|小黑屋|玉田在线文化传播 ( 闽ICP备10011287号  

© 2001-2013 Comsenz Inc. 模板设计 小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3

GMT+8, 2017-3-25 17:4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